泸州脑瘫姐妹:我愿是你的二分之一

发布时间:2014-11-12 09:15:00  来源:人民网
编辑:  记者:周丽

走路跌跌撞撞,说话词不达意……这样的她们,会不会终将有一天瘫痪在床乃至生命消逝?

瘫痪的威胁并不陌生,对于江阳区通滩镇卢坪村15社的易家姐妹和她们的父母来说,这一天,可能是明天,后天,也可能是不久的将来。他们对造物主的安排无能为力,能做的,只有和一双女儿一起努力,一起勇敢地走下去,让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。

lirt1411245

姐姐妹妹在一起总是快乐

她们是一对12岁的脑瘫双胞胎姐妹,勉强能行走的姐姐进了学校,无法站立的妹妹每天在家等待姐姐回来,姐姐回家后,就是她们一起学写字的幸福时光……生命深刻的喜悦与哀伤,正在于此。

姐妹

两姐妹又一次争吵起来。姐姐易廷林放学回家,卸下对她来说很沉重的书包,吃力地搬出两条板凳,当做临时课桌,她要教妹妹易廷双写名字。但任凭姐姐怎么说,妹妹还是心不在焉,连笔也不拿,头扭向一旁。姐姐无奈,歪歪斜斜写下“易廷双”三个字,妹妹看都不看一眼。姐姐有些生气:“每次你都不认真学写字,连钱都不认识。”姐姐不知道,其实妹妹更喜欢听她讲学校里的事。

两姐妹经常争吵,有时为学习,有时为了一块糖,有时为了一句话。学习,对12岁的她们来说,还没有找到一种更好的方法,让她们全神贯注地投入。和妹妹比起,姐姐幸运得多,虽然她只有六七岁小孩的智力,但已经是一名四年级的学生了。姐姐的双腿长短不一,双手活动受限,握笔都很艰难。即便如此,这四年来她很少缺课,雨天爸爸妈妈背着、扶着她上学,晴天她和同学一起,一颠一跛走路去学校。

双腿僵硬的妹妹,双手比姐姐灵活,但她无法站立,无法独立行走,也因此与课堂无缘。在妹妹眼里,能上学、“有文化”的姐姐很了不起,是她的临时老师。但妹妹始终无法集中精力学习。这,也是两姐妹经常吵架的原因,吵起来,就像四五岁的孩子,没有头绪,也没有结果。

这是一对双胞胎脑瘫姐妹,生活在江阳区通滩镇卢坪村15社一个普通农户家。几间低矮的砖瓦房,在林立的漂亮小洋房间特别显眼。昏暗的堂屋里,放了一张竹子做的凳子,妹妹易廷双在这里常常一坐就是一整天。屋前的小坝子,一把由几根不锈钢棍子组成的帮扶椅,是她最好的“玩具”,可以推着它学走路,既是娱乐,也是锻炼身体,姐姐去上学了,她就这样打发无聊的时间。

世界上再也没有像她们这样熟悉、明白对方的双胞胎姐妹,一同在母亲体内孕育,同一天出生,同时患上脑瘫,智力发育迟缓,这些年一直在治疗和康复中度过……


命运

两姐妹的母亲韩明贵曾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。和易士均结婚时,她已年近40岁。婚后不久,韩明贵怀孕了,怀的是双胞胎,她说,这是上天赐予她最珍贵的礼物。

2002年8月,41岁的韩明贵在当地医院早产下仅6个多月的易廷林、易廷双两姐妹,姐姐2.4斤重,妹妹2.8斤重。“早产,低体重,医生叫我们把孩子送到泸医附院去‘保’,但家里没钱,出院就直接把两姐妹带回了家。”80岁的奶奶说起双胞胎孙女,眼泪夺眶而出。母乳不够吃,买不起牛奶,米汤成了两姐妹的主食。

两姐妹出生后的第一个冬天,身体虚弱、抵抗力差的她们无法御寒,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,仍然嘴唇发乌、手脚冰凉。韩明贵和婆婆从医院找回输液的玻璃瓶,灌上开水,放在被窝里给她们取暖。“孩子太小,玻璃瓶放得太近,会烫伤;放得太远,又没有保温的作用。我们就轮流守在孩子旁边,瓶里的水没温度了,又去烧。”在韩明贵的记忆里,两姐妹就靠传统的取暖方式,度过了最难熬的几个冬天。

两姐妹面黄肌瘦,1岁多了不能说话、无法站立,韩明贵把这一切单纯地归纳为“孩子们营养不良,身体基础差,等她们大一点,就会和同龄孩子一样了。”

两姐妹两岁多了,坐不稳、站不起、走不得,反应也迟钝。韩明贵和丈夫易士均到地里干活,把两姐妹放在田坎上,她们也不像其他孩子那样,会玩泥巴、会哭闹。好心的邻居提醒他们,孩子可能生病了,得去医院检查。

韩明贵和易士均带着两个女儿去当地医院,治了几个月,不见好转。“她们的病,看不到好的希望,我们犹豫很久后,又生下了一个儿子。”儿子的出生,对这个家多少有些安慰,但并没有减少对两个女儿的爱。

易廷林、易廷双4岁时,镇干部通知韩明贵:“给你的两个女儿办个残疾证吧,她们这么大了还不能走,身体这么差,以后谁都说不清。”韩明贵第一次听说,两个女儿得的是小儿脑瘫,她和丈夫还不知道,这将意味着什么:女儿随时可能瘫痪,随时可能发生意外。

“易廷林6岁才能站立,7岁才能勉强说清楚话,8岁跌跌撞撞学会了走路。”女儿成长的每一个阶段,韩明贵都记忆犹新。易廷双的双手比姐姐更灵活,也比姐姐先说话,更能清楚地表达意愿,但她的双腿僵硬,直到现在也无法独立行走。

智力发育迟缓,大小便失禁,生活不能自理,随之而来的,是这个家年复一年的操劳。“大冬天,刚给她们换完尿湿的裤子,一会儿大便又拉在裤子里了。阴冷的天,衣服都晾不干,还好农村可以烧火烤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随时都在洗衣服、晾衣服、烤衣服。”韩明贵说,在刺骨的池塘里洗衣服,双手都冻得通红麻木,回家还要抱着她们,辛酸的日子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。


拐杖

12年来,韩明贵没有离开过两个女儿。邻居们都盖上了新房,她也想有一天让女儿们住上楼房。韩明贵和易士均曾盘算,把儿子留在家,带着一双生病的女儿出去打工,但这太不现实。最终,他们选择留在农村老家。

为了让两个女儿过上好的生活,易士均拼命挣钱。49岁的他从事过很多行业:干过建筑,当过油漆工,卖过苦力,农忙时,则是家里和村里的主要劳动力。“农村挣钱,远不如外出打工,但我不敢出远门,家里时时刻刻都离不开人,我走了,一家老小怎么办?”易士均和韩明贵这辈子没吃过好的,没穿过好的,但他们对生活仍感到满足:医生曾告诉他们,两个女儿随时都可能瘫痪,随时都可能发生意外离开他们,但12年过去了,两个宝贝女儿依然活着,从田地里收工回来,能听到她们清脆的呼喊:“爸爸、妈妈,你们回来了啊。”

两个女儿在易士均的眼里,像是面临一个泥沼,不走进去永远不知道里面有多深,有多致命。易士均和韩明贵伴着脑瘫女儿一天天长大,他们是两姐妹这十多年来的“拐杖”,上学、求医、外出,他们帮助女儿走得更远。

8岁那年,姐姐易廷林终于学会站立走路,有了上学的机会。姐姐去了学校,妹妹在家嚎啕大哭,见东西就摔,说她也要读书。韩明贵没办法,背着她去学校,但妹妹的病情太严重,被婉言拒绝。

第二天,韩明贵把大女儿背去学校,回家刚踏进家门,妹妹易廷双就开始大哭大闹,吵着要去读书。“她认为我们偏心,要姐姐读书,不要她去。”在韩明贵心中,女儿一直都是柔柔弱弱的,没想到为了读书,竟然这样执着和较劲。无奈,她又背着妹妹去学校,老师苦口婆心劝说,母女俩失望而归。“这几年,她一直说想读书,问我们有没有收她的学校。”说起女儿读书的事,韩明贵揪心不已。

“我要爸爸送,我要爸爸接。”每天早上,这是易廷林说得最多的话。天气好时,她和邻居的同学一颠一跛走去学校,爸爸妈妈跟在身后护送;冬天、下雨天,爸爸妈妈轮流背她去学校,已经持续了4年。从家到学校1.4公里的路,她至少要走半个多小时。“易廷林走路不稳,就像小孩子学走路一样,经常摔跤,有时我们碰见了,就拉她一把、扶她一段,她爹妈太不容易了。”热心的邻居说。

听说泸医附院康复科可以帮助脑瘫孩子康复,易士均和韩明贵放下农活,带两个女儿去治疗,1万元的免费疗程结束后,才带她们回家。今年6月,易廷双到四川康复医院进行免费手术。“以前她的双腿一直弯曲,现在能伸直了,医生教我们帮两个孩子锻炼,希望她们有一天能好起来。”父母一天天老去,总有一天背不动她们,做不了她们的“拐杖”,他们希望她们能过得好一点。

天气好的时候,韩明贵和易士均带着两个女儿去地里,让她们看着父母劳作。他们不时看两个女儿一眼,看着她们,就像是抽技发芽的树木,又有了新的希望和生机。

记者手记

两姐妹相貌极像,但性情不同,妹妹沉默内向,性格急躁,姐姐爱说爱笑。两姐妹为了一个肉松饼,争执起来,姐姐打开肉松饼的包装让妹妹吃,妹妹不吃,扔在地上,姐姐大声吼她:“叫你吃,你就吃。”这样的争论,两姐妹天天都有,但很快又和好了。

两姐妹睡同一张床,她们出奇的默契:喜欢看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、《熊出没》等幼儿酷爱的动画片。12岁的同龄孩子爱看的动物世界、综艺节目、电视剧,她们一点都不感兴趣,甚至害怕,晚上做噩梦。

在妈妈韩明贵眼里,姐姐上学后,妹妹长时间发呆,不笑也不说话,有人招呼她,也不搭理。姐姐回来后,两人很亲密,喋喋不休地说话,这是她们之间的世界,她们的密码,她们彼此分享。

两姐妹不知道她们的明天是什么样,她们是否已经度过最难的时候?韩明贵和易士均心里也没有底。女儿是越来越好,还是越来越差,瘫痪离她们还有多远?意外什么时候发生?

或许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双胞胎脑瘫女儿还活着,就是他们的希望。首席记者 周丽

标签:韩明贵;易廷双;拐杖;去学校;玩具
相关新闻

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