多元化投资打水漂 “散酒大王”叫卖临邛酒厂

发布时间:2014-11-20 11:19:45  来源:四川日报
编辑:  李欣忆 胡敏

企业名片

四川临邛(集团)实业有限公司,总资产2.8亿元,是四川省500家大中型工业企业和四川工业企业最大纳税500强之一;全国300户重点联系非公有制企业。

产业结构横跨酿造、餐饮、酒店、房地产、教育等,有四川省邛崃(微博)临邛酒厂、四川临邛集团辣妹子酒厂、四川临邛集团房地产有限公司、四川临邛集团食品饮料厂,还有一所民办全日制高级中学 “泽民中学”。

11月19日,在成都邛崃西郊的一幢别墅里,记者见到了快满79岁的王泽民。这位临邛集团创始人,现在被迫重新出山。“散酒大王”王泽民创建的邛崃市临邛酒厂,曾是川内最大的民营酿酒企业之一,现在即将走上拍卖台。11月17日,四川恒昌国际资产拍卖公司发布了预告,临邛酒厂优质资产向社会征集买家。

叱咤白酒江湖30多年,何以沦落至此?王泽民给出的解释是:企业资金链断裂。

现实的困难

营收锐减四分之三,资金链断裂

记者来到位于邛崃西河村的临邛酒厂。古香古色的大门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,但如今占地120亩的酒厂几乎荒废。厂区地面长满了青苔,巨大水池中央的情调凉亭,蛛网密布,茶桌上也铺了厚厚一层灰。工作人员证实,企业已停产,酿酒工人在“放长假”,但车间里近600个老窖池还保存完好,呼吸间还能闻见酒香。

1990年,王泽民临危受命,将濒临倒闭的国营临邛酒厂救活。1997年,酒厂改制为民营企业。临邛酒厂与鲁酒建立购销关系,确立其在邛崃白酒业的霸主地位。

对如今的困境,王泽民用了“濒死”来形容:“最大的困难是资金链断裂,银行贷款加起来有7000多万元。”贷款利息每月四五十万元,员工工资加上其他费用每月30多万元,固定开销就约100万元。白酒行业深度调整,高端酒不好卖,对原酒的需求自然也减少,导致酒厂营业收入锐减,最顶峰时年营业收入2亿元,现在勉强有四五千万元。

临邛酒厂要拍卖的优质资产,包括土地使用权、厂房、办公用房、机器设备、原酒,以及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、无形资产“临邛”牌、“川”牌商标等。四川恒昌国际资产拍卖公司表示,标的具体价格尚未确定。

王泽民自己则估算,光“临邛”牌、“川”牌两个商标就价值数千万元;原酒现在还有4000多吨库存,以市场价每吨1.7万元计算,至少价值6800万元。加上其他的资产,标的价格“怎么也得几个亿”。

曾经的辉煌

酒厂门口货车排长队,包机参加糖酒会

当年,临邛酒厂因给山东孔府家酒、秦池特曲等酒企供酒而名噪一时。临邛酒厂附近的一位村民告诉记者,酒厂生意好的时候,临邛酒厂每天要外运山东、江苏等省区10多辆货车的原酒,酒厂外面排满了加长东风大货车。因为原酒供不应求,临邛酒厂还联合邛崃80多家酒厂统一供货,由此带动了一批邛崃白酒老板迅速致富。

王泽民1996年就以80多万元买了一辆白色加长凯迪拉克。当时还有一个说法:成都市面上行走的高级轿车,有一半出自邛崃的“酒老板”。上世纪90年代,邛酒出川高峰期间,除了大货车为省外知名酒厂运送原酒,每年还有数万吨邛酒需通过铁路运输,曾一度造成铁路运输的槽车紧缺。王泽民干脆自掏腰包,装备起60多万元一台的私家运酒槽车。一时间,仅邛酒老板拥有的铁路用槽车就达80辆之多。

2002年,邛崃酒企包机到西安糖酒会卖酒的消息引起轰动,其发起者之一就是临邛集团。当年邛崃方面花15万元包下了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57飞机,运送临邛集团、春泉集团、高宇集团、东方集团等30多家酒企老板到西安参加糖酒会。出发前几十辆豪车组成车队到成都天府广场绕行一周,再到双流(微博)机场登机。

莫大的悲凉

继承人没担好责,多元化投资打水漂

下坡路从何时开始走的?王泽民说,三年前公司就出了问题。

2004年,他把临邛集团交给了小儿子王晓红,让他一肩挑了董事长和总经理,自己退居二线做名誉董事长,事实上已不再过问公司经营。

此后,临邛集团开始走多元化道路,在房地产、矿产、餐饮、酒店、教育等行业都有投资,但这些投资基本上打了水漂。“当初他搞这些投资,我没有反对。现在回想起来,后悔当初太甩手了。”

2012年,公司因为资金问题,卖掉了位于成都五块石的川酒大酒店。

今年11月6日,临邛集团变更了法定代表人——由王晓红变更为王泽民。“酒厂是我一手办起来的,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感情。”王泽民说,重新出山,他别无选择。

农历十二月十九,王泽民就79岁了,按风俗,是要做八十大寿的。说到这个事,王泽民摆了摆手,“没有心情。”

王泽民本人曾担任四川省酿酒协会副会长、邛崃市商会会长、邛崃市酿酒协会会长。他是邛崃有名的慈善家,兴建的“泽民中学”,每年要投入近百万元。每年春节,他都让民政局报名单,对困难家庭每家补助300元。公司统计,多年来他的慈善捐助已达7000万元。但在今年的中秋节,他不敢再这么撒手了,破天荒没有给敬老院老人发现金,而是带去了两头猪、200斤白糖、几十盒月饼和自家的白酒。

临邛集团再度受困,是拍卖资产还是引入战略投资者?当前的难关能否闯过去?本报还将继续关注。

对话

经历过四次白酒行业调整相信自己有抗风险能力

记者:您经营了这么多年,一定舍不得卖厂吧?

王泽民:我不想放弃临邛酒厂的经营权。最初的想法是资产重组,出让部分股权,甚至控股权。但与律师的沟通出了问题,导致在媒体上出现了“资产拍卖公告”。我们也不是非要拍卖资产,还是想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引进战略投资者。

记者:是否已经有投资者来洽谈了?

王泽民:有几家正在谈。

记者:反思现在的局面,您最想说的是什么?

王泽民:放权过大。

记者:您重新接管公司,准备通过哪些措施来挽回局面?

王泽民:首先是盘活资产,转让股权,卖土地,把银行的贷款还上。资产盘活了,企业才能顺利运转。我们还有300多万元的应收账正在加紧催收,我小儿子现在就在外地收账。另外公司管理本身存在很多问题,下一步要加强管理。

记者:与20多年前,您救活濒临倒闭的国营临邛酒厂相比,这次临危上阵的难度是否更大?

王泽民:当年的问题主要是销路不畅,现在的问题是解决资金。公司库存原酒4000多吨,按目前的销售进度,足足可以卖三年,所以已经不敢生产了。原酒卖不动,占压了大量资金。

记者:对于重现辉煌,您是否有信心?

王泽民:我经历过四次白酒行业的调整,相信自己的抗风险能力。“临邛”这个牌子,在邛崃难找竞争对手,光邛崃一地,一年就卖出过3000万元的酒。只要能引进战略投资者,相信可以渡过难关。

标签:临邛,酒厂,散酒大王,泽民中学,川
相关新闻

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