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·15暴跌成都一男子2000多万只剩几万零头

发布时间:2015-07-20 08:50:12  来源:成都商报
编辑:陈明鸿  记者:李伟铭 吕波

编者按

即使没有亲身经历6月至7月的股市震荡,但相信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对这18天视而不见:你的亲戚,你的朋友,你的同事,他们多多少少都身处其中……编者也是一名小股民,所以在编这条稿子的时候,每一位文中提及股民的所思所为,编者也都感同身受。

回想股市这近一年的时间,不管是人性之贪人性之惧,都是正常的心理反应,不论如今还身缠万贯还是血肉淋漓的股民,概莫能外。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愿赌服输,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绝处逢生。世上本没有后悔药,资本市场的本质也是如此。你能做的,就是收拾心情,从头来过。

希望,永远都在。

这个夏天,对于中国数千万股民来说,注定是长久的伤痛。从6月15日至7月9日,短短18个交易日,上证指数从5176点暴风骤雨般跌至最低3373点,20多万亿市值蒸发,众多股票惨遭腰斩,投资者从最初的卧倒观望,发展到竞相逃生、互相踩踏。

A股自6月15日下跌至今已有24个交易日,约一个月的时间。但在这一轮惊心动魄的惨烈下跌中,谁又知道,有多少刚刚崛起的中产阶层一夜洗白?有多少新近入市的新股民遭遇“收割”?有多少经验丰富的老股民反而被套?这场保卫战已进入尾声,开始清扫战场,但一些人已经在黎明前死去,没能看到已经升起的太阳。然而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战争?“敌人”到底是谁?一些疑问还有待解开。

A股惊魂18天,投资者不但经历了炼狱般的煎熬,还不小心见证了诸多历史——千股跌停、千股停牌、千股涨停。在这场远超当年“5·30”的暴跌中,我们选取几个成都股民的真实故事。

他们,只是无数中国股民的缩影。

A失控

融资客肖黎明:

眼睁睁看着账户每天缩水七八十万

6月15日9∶30,融资客肖黎明像往常一样打开笔记本电脑看股票行情。上证指数比前一天收盘5166点略微高开,盘面波澜不惊。他扫了一眼自己的账户:净资产1060万元,融资负债720万元,券商提供的1∶1融资还有好几百万元没用,账户看上去很健康。

10多分钟后,肖黎明开车出门去见一个生意伙伴。对于自己的生意,其实他现在没有多少兴趣。这几年行业欠佳,他选择了收缩战线,并陆续将部分现金转投股市,首期是100万,尝到甜头后追加到300万。经历这一波牛市后,300万到去年年底已变成500多万。今年春节后,他在券商建议下开通了两融功能,将可使用的资金放大了一倍。

借力于这一波罕见的大牛市加杠杆,肖黎明账面财富快速膨胀:600万、700万、800万大关连连攻克。在上证指数站上5000点的时候,他的股票净资产也成功突破了1000万整数大关,最高时一度接近1100万元。

然而11∶05,肖黎明接了个朋友的电话:“快看大盘,跌凶了!”肖黎明打开手机股票软件,看到持仓的股票全都在快速下跌。但他并不以为然。按这波牛市以来的经验,每次急跌后都能迅速反弹。比如5月5日、5月28日的下跌都迅速反弹并走向新高。事实上,6月15日当天,肖黎明的持仓股票没有一个跌停。

但谁也没想到,风险已经悄然而至。第二天,大盘大幅低开,多只股票开盘后直奔跌停。但盘中又反复拉起,最终当天指数跌3.47%。

肖黎明隐隐有些不安,当天晚上他坐在很久没打开的电视前,看财经频道里的专家怎么说。一种非常普遍的看法是,这是正常调整,牛市并未结束。随后的行情也似乎验证了专家的看法。6月17日,大盘在上午下跌后迅速反弹,下午以红盘报收。肖黎明坚定了“牛市中正常调整”的判断。

不料接下来的6月18、19日,股市都是大跌,部分股票跌停,肖黎明的市值在杠杆作用下已失守900万关口。但他并没有清仓,因为跌得太快,他有些不知所措。在焦急的等待中,股指又迎来6月23、24日两个交易日的强劲反弹,其账户资产重新回到900万以上。

最终,在众多利好消息不断出台的背景下,肖黎明和绝大多数经历过2007年“5·30”的股民一样,得出了牛市并未结束、调整后将继续向上的结论。他甚至在24日这天,将剩余的约300万融资全部满仓。他乐观地认为,只要借助融资杠杆再反弹一点,自有资金就能重新夺回1000万整数关口。

然而期待的1000万并没有夺回,接下来持续三天大盘暴跌、千股跌停,肖黎明的900万、800万关口也迅速告破。在6月26日这天,他所持有股票中,除了停牌股外几乎全部跌停。在融资杠杆的放大效应下,其市值眼睁睁看着每天以70万~80万的幅度迅速缩水。

那段时间的肖黎明和许多股民一样,陷入了极度焦虑中。因为整夜失眠,他看上去失魂落魄,头发蓬乱、两眼血丝,嘴里也因为上火生了严重的口疮,连话都说不清楚。

在那个周末,肖黎明在看到场外高杠杆配资纷纷爆仓的消息后,做出了一个痛苦而又明智的决定——将融资杠杆全部去掉,只用自有资金硬扛。这一个决定,也确保了他在后面的大崩溃中没有遭遇毁灭性打击。

但他有几个同样从商场转战股市的朋友就没这么幸运了。因为“死了都不卖”,结果就真的“死掉”了:有3个在场外配资的朋友先后爆仓,特别是一个多年的生意伙伴,自有资金2000多万,以1∶3配资,在连续4次追加保证金后再也无能为力,最终被强平后只剩几万元零头。多年的艰难打拼,全部付诸东流。当晚肖黎明与那个朋友通了电话,那个大男人在电话中失声痛哭。

7月2日,在利润回吐高达300多万后,备受煎熬的肖黎明选择了清仓。而接下来的日子,几乎每天都是千股一字跌停的局面。

经过这一轮惨烈教训后,有多年炒股经历的肖黎明这才意识到,自己的操作系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,那就是今年才尝试的杠杆融资。他简单计算了一下,即使最保守的1∶1融资,只要满仓两三个跌停就伤掉元气,5个跌停就被强平。事实上,在这一轮暴跌中遭遇5个以上跌停板的个股比比皆是。

而在融资杠杆运转的另一边,是人性失控的欲望。经过这次挫折,肖黎明也开始反思,之前说过赚到500万就收手,结果欲罢不能,目标变成800万、1000万。在此轮暴跌之前,已提升至2000万,现在回头想想这么贪婪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B反复

老股民黄健:

兄弟俩互换账户才有勇气清仓

高潮戛然而止,征兆并不明显,断崖式暴跌来得太快,几乎没有给众多股民太多脱身时间。即使确有高手在大跌之初逃离,但部分又死于后面的“抄底”。

老股民黄健股龄已超过10年,但前几年都是小打小闹。直到2007年那波大牛市他追加投入七八万元,在上证指数到达6000点时,这些投入已经变成30多万元。然而在接下来的暴跌中,又重新打回原形,跌到10万元以内。

随后经过漫漫熊市苦熬后,黄健终于从新股民修炼成资深老股民,技术上的各种K线图信手拈来,而每天晚上数小时的复盘研究,并以短线为主、快速止损的操作方式,让他成功熬过多年熊市。在此轮暴跌之前,他的自有账户市值已经达到93万,即将向100万目标迈进。

就在暴跌前的那个周末,黄健还带老婆女儿一起去一个新开盘的楼盘看房。他希望有一天能将家里住的60平方米蜗居换成一套更大的房子。当股票账户即将突破100万后,他乐观预计这个目标年底就可能实现。但这轮猝不及防的暴跌,让他的换房计划灰飞烟灭。

事实上,在这一轮暴跌中,也确有几次反弹出逃的机会。在6月30日大反弹这天,黄健本来已经借反弹出逃,但最终被各种利好“说服”,转身重新入场“抄底”,结果彻底套牢。

特别是被寄予厚望的7月1日,当天上午,反弹昙花一现,下午又迎来暴风骤雨般的疯狂杀跌,黄健手中个股全部跌停;7月2日,又是全部跌停。

当天晚上,黄健和他哥哥,另一位有10多年炒股经历的老股民通了半小时电话,两人都是亏损累累,交流已经语无伦次。

大盘趋势是不是坏了?

——早坏了。

止损线是不是过了?

——早过了。

为什么没清仓?

——跌傻了,反应不过来。

然后,兄弟俩又互相反问:

为啥你也不清仓?

——股票没问题,又刚发了利好,想再扛一下。

大环境这么差,还敢抱幻想?

——亏太多,割肉割不下去。

是的,作为老股民,眼下股市的极端情况让清仓已经不需要任何理由,但最大的问题还是“下不了手”。

兄弟俩在半小时的交流中,终于想出一个奇特的办法:互换账号和密码,由对方来决定是否应该止损。

7月3日开盘后,兄弟俩打开对方的账户、输入密码,当面对的不再是自己账户时,理智终于占据上风。在开盘后20分钟内,他们快速将对方的账号全部清空。

当天下午,被清仓的股票全部跌停。接下来的几天市场虽有反复,但无一例外都是下跌,更多是连续跌停。

黄健的账户清仓后锁定在43万。这一波大跌,他不仅回吐了全部利润,还损失了部分增加的本金,但他认为只要市场走稳,就还有机会重新来过。

然而令人意外的是,接下来在7月9日市场大反弹的千股涨停中,已经空仓观望的黄健又犯了“抢反弹”的老毛病,并且在抢不到好股票的情况下,来不及思考直接买入了一只分级基金环保B。不料高杠杆的环保B当日已经触发下折,在随后的交易日里惨遭腰斩,虽然后面也有短暂反弹,但最终损失高达40%,黄健欲哭无泪。

由于错误买入触发下折的分级基金,老股民黄健也成为这一波大反弹中的持续亏损者,最低市值一度只剩30余万元。

随后在大盘的震荡反弹中,被市场反复惊吓的黄健只敢以不到3成的小仓位参与交易,并陆续夺回少量损失。而当7月15日大盘突然再度大跌,脆弱的市场又出现千股跌停的极端局面时,早已成惊弓之鸟的黄健彻底失去理性,在仓位并不算重的情况下,直接往跌停板砸下去夺命逃出。

7月16日早盘惯性杀跌后,大盘再度强力反弹,头天跌停板上砸出去的股票又齐奔涨停,面对如此极端市场,再度空仓的老股民黄健哀叹自己“快被玩死了”。

12下一页尾页

标签:暴跌,肖黎明,波牛市,沪指,成都股民
相关新闻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编辑推荐 >>